查看: 44|回复: 0

云坠残阳染红尘 ocspxnpz

[复制链接]

3674

主题

367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199
发表于 2019-9-9 00:57:2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一,琴声起,心在难留   

  玉手轻拂,琴音林寒涧肃般倾泻而下。手落调升,满眼尽是清冷。丝纱遮面,却遮不住那双灵气逼人的眼睛,百转千回,诉尽柔肠。   

  “忘尘姑娘,不愧是这清倌第一人!”说话之人,满是赞赏之色。   

  只听又一人道:“忘尘,自是忘却红尘,这调声极尽缠绵,欲断又难舍,只怕是个有故事之人。”   

  这位名唤忘尘的姑娘,眼色无一丝波澜,轻轻转身走进内室,也无留恋之色,留的一众人满是遗憾。   

  轻轻放下面纱,露出那绝美之姿,只是这份美丽是那样的毫无生气。   

  “嫣儿”朱唇轻启,嗓音似夜莺般婉转动听。   

  “把我的斗篷拿来。”   

  “小姐”那名唤作嫣儿的丫鬟脸色哀怨,转身拭了拭眼泪道:   

  “小姐,天凉了,今天就不去梅园了吧!”   

  忘尘,当真忘得了吗?   

  “嫣儿,旁人只道我心冷,可只有你知道我的心是怎样的。”忘尘拉了嫣儿的手,支撑着站起来,   
了解一下关于不孕不育的知识是什么
  “随了我这一次,从此我和他再无关系。”嫣儿啜泣的点了点头。   

  梅花开了,花随主人亦是少了些生气。忘尘放眼广州市儿童医院望去,梅开的真是极好。   

  “嫣儿,为我伴奏吧!我想跳《梅香舞天》”   

  琴声起,情再难收。手拈一枝梅,点点红妆染透了皑皑白雪,脚起随梅舞,花香人美,只叹这样一幅美人图终究无人欣赏?   

  舞毕琴停,忘尘把梅放在雪上,亦是放下了一切。只听忘尘轻轻念道:“两情长,长在生死相随;两情短,短在恩怨相间。林哥哥,从此云儿已死,活着的只是忘尘。”   

  二,一顾留情,情意绵长   

  那年云儿只有五岁吧!雅风也才三岁。欧阳家是当时的望族。云儿和雅风从小便是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无一不通。只是雅风喜画,而云儿善琴善舞。云儿常说雅风虽不是自己的亲妹妹,可感情确是亲姐妹也比不得。   

  外界只道欧阳家二西安仁爱白癜风研究院--体外药离子渗透疗法小姐欧阳雅风,人美,画美,才艺双全。却极少有人知道她只是欧阳老爷收养的孤儿,吃穿用度皆如云儿。   

  云儿记得自己的童年,除去唱歌跳舞的时候才是福州中科白癜风医院--黑色素细胞培植术:一次性彻底治疗白斑真正的开心,其它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。雅风说,云儿姐姐,爹爹总想把我嫁出去。可是姐姐都没出嫁呢!怎么会轮到雅风呢?   

  云儿看着雅风小脸红润,霎时可爱动人,只怕自己若是男子,也会想着把她娶回家吧!这两年欧阳二小姐的名声越发的大,而云儿这样恬静的性子,反倒不曾有人注意。   

  十八长得女初成,一颗春心萌动时。云儿是羡慕雅风的,却未想像雅风那样一动倾城,令男子趋之若鹜。云儿只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   

  云儿越发的低调,欧阳家郊外有一梅园,那是欧阳老爷为了纪念云儿的娘种植的。梅香四溢,香溢京城。云儿不知爹娘的沈阳白癜风医院感情究竟怎样,才会让爹在娘死了那么久之后,仍是心心相念,特意建此梅园,借以凭吊。   

  《梅香舞天》一舞名动京城,云儿的母亲便是这京城第一人。只是云儿不知道当她在这梅园飞舞时,是怎样的动人。比之母亲更增一份韵味,更添一份柔美。   

  那日,让云儿永远不会忘记的。琴声,箫声缠绕在一起。似是遇到知音般,孟长林就这样无意闯进了梅园,闯进了云儿的生活。酒逢知己,琴箫相通,使那惊鸿一瞥,便让云儿失了一颗芳心。   

  素琴长萧,吟诗对月。无关身世背景,无关世人言语。云儿只道自己找到了那个值得自己托付的人。梅园承载了云儿的一切,这里不仅是爹娘爱情的见证,也是自己爱情的见证。   

  三,情意长,却终是意难平   

  日子依旧如往常,只是云儿脸上多了一份笑容。   

  雅风说:“云儿姐姐是有什么好事吗?”   

  云儿摇了摇头。她不想去和旁人分享那些专属她和林哥哥的事。   

  雅风却是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云儿姐姐,雅风要告诉你一个秘密。雅风爱上了一个人,这辈子非他不可,可是你知道吗?爹爹要我嫁给别人,我不要。”   

  云儿一脸震惊的看着雅风,她从小便是倔强性子,逼急了,不定会出什么事呢?云儿拉了雅风的手,柔声说道:“雅风乖,姐姐会陪着你的。”   

  只是令云儿想不到的是,两天后雅风竟不见了踪影,而随之而来的竟是圣旨。云儿万万没想到,辽宁治疗白癜风去哪家医院要娶雅风的竟是当今天子。雅风不见了,这是抗旨不遵的大罪呀!   

  云儿摇摇欲坠,嫣儿赶紧扶了云儿。   

  “小姐,我们去梅园吧!把这件事告诉孟公子。”   

  云儿猛然清醒,说道:“对,对,我去找林哥哥。”   

  梅园潇潇,霎时冷清。那把刻有“云”字的箫已被孟长林带走,而那把刻有“林”字的琴却留在这里,云儿轻轻抚摸着琴,看见琴下方的一张纸。   

  “等我,等我回来娶你。”   

  云儿已泪流满面,心痛的难以控制。“林哥哥,云儿要怎样等你呢?雅风走了,我必须以欧阳家女儿的身份嫁给皇上。云儿必须救欧阳家上百口人的性命。林哥哥,云儿着实不愿啊!”   

  红妆点新娘,盖下红盖头时,满眼的无奈,凄凉,又有几人知?林哥哥,但愿相逢时,勿怨云儿。   

  一入宫门深似海,云儿越发的低调,她不愿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她只是一痴人,一位痴等林哥哥的人。   

  云儿没了灵气,也不再抚琴,她怕,她怕那些往事将自己掩埋。楚暮迪,自是当今的皇上。他知道所娶之人并非雅风时,也不能治欧阳家的罪。毕竟当时圣旨上所写只是欧阳小姐。只是楚暮迪再没有来过云儿的宫殿。可云儿是开心的,她不怕皇上讨厌自己,她只想守着与林哥哥的过往。这样肆无忌惮的想他,爱他,云儿已经很知足。   

  岁月静好,落花有情,流水有意。只叹这落花与流水不能相逢。   

  四,留情梅园,再别故人心   

  那日的她,淡妆素雅,却是倾国倾城。这样的宫中盛典,云儿是第一次参加。她不可以推脱,她是楚暮迪的妃子,即是有名无实。   

  可云儿想不到在这次宴会上,他会见到让她朝思暮想的人。云儿看到了他眼中的震惊,也看到了他的愤怒。云儿想冲上前和他解释,可是她不可以,她是皇上的妃子,她不能让欧阳家蒙羞。云儿看着宴会上的人浅笑,举止风度恰到好处。可谁能听得到她的心在滴血。   

  孟长林走了,云儿看得出他恨她。云儿的心似被撕裂般,她不能再等了,她必须要和孟长林解释清楚,她不要他的林哥哥这样误会自己,那样比杀了她还要难受。   

  夜深人静,云儿乔装出了宫门。她抱着那把刻有他名字的琴,默默流泪。   

  再次来到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